言灵&虫鸣人不寐

【言灵】的摸鱼part
依旧是太太原话“实在是太丑了,我画的太差了”

这个账号是和【言灵】的共享账号
此作品是【言灵】创作
给大家看一下太太原话
“画着画着我就 画嗨了 当成伪厚涂吧w
想厚涂舍不得画的仔细的线稿 就这样吧
我就...画这么几张 过几天不浪了 回归我的正常沙雕画风
小澜孩不是很好看 看巍巍就好(啊我在说什么 明明画的都很丑)”

听说现在lofter可以打赏太太们了???

陈立农出道了!
一起走花路吧

久往消太太是光啊!是太阳啊!我爱他啊啊啊啊

大晚上修仙写自己挖的坑!应该很少人看吧

【周叶】我陪你共负罪名(二)

灵感来源av1569253
会经常ooc ooc到爆炸
新手上路请多关照
不会开车【蹲在墙角瑟瑟发抖】
可能会体验极差
能接受的话 继续看吧
相信我我是不会写刀子的(笑)

两人就这样相对坐着,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但仅仅是这样安安静静的坐一会
只看着对方,在他们这个行当里头
都是很难的机会,中年男人先一步开口了
“小周,咱们以后不……”

还未说完这句话,医院床头的电话响了
青年人伸出那双白净细嫩的手准备够着电话
叶修去将其截在了半空中
“我来。”他露出了青年最喜欢的笑容
每当看到这种笑,周泽楷自然的就安心了许多
他对叶修做出的任何一个行为都不会质疑
叶修对他自然也是无比信赖

“喂你好”中年男人一边接电话一边摩挲着青年的手
眼里看着的只有他一个人
明明是两个从事这般职业的人
却如同普通热恋期般的爱侣一样你侬我侬
也许是因为长期久隔 现在正好是可掌握的一缕阳光

电话那头是个很温柔的声音,但语气可不温柔
“叶,我想你现在应该注意点”
“哦?”叶修带有一丝嘲讽的语气
“你的意思是,你这弟弟对哥哥的现况不放心?”
中年男人无奈的摇摇头
虽然叶秋已经是坐在了高高在上的位置
但是还是这么幼稚,
非得弄个匿名号码,还用变声器
“哈哈哈哈。不愧是叶修,那既然这样话就挑明了”

“有什么事儿快点说”
明显此时电话这头的人已经不耐烦了
“你和周泽楷之间……有一个背叛了组织呢
周泽楷这个时候应该和你在一起吧
那么你们猜猜看,谁是那个背叛者?”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声诡异的笑声
叶修的第一反映是:我弟疯了
让后挂断电话

“怎么了?”从难得开口的青年人那儿传了的问句
叶修一时不知如何回答他,只用手扶着额头
那双手看起来是极美的,可却时常沾染鲜血
刚开始入这一行的时候
只要完成任务,第一件事就是洗手
只要闻到手上的血 腥味就会呕吐不止
后来也就习惯了,只不过还有洗手的习惯

“没什么,小周。哥问你一下,如果
我是说如果我和你之间有一个背叛了组织
你会怎么样?”中年男人用眼睛盯着青年的脸
青年人却低下了头“前辈,也收到了?”
“是啊”叶修又重新瘫在了椅子上
脸上的笑容,周泽楷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很生硬

炫一下自己最近练习的兰亭序
虽然写的比较吃藕ԅ(¯ㅂ¯ԅ)

【周叶】我陪你共负罪名

灵感来源av1569253
新手上路请多关照
不会开车【蹲在墙角瑟瑟发抖】
可能会体验极差
能接受的话 继续看吧
相信我我是不会写刀子的(笑)

1.青年人微微睁开眼睛  阳光有点刺眼 他下意识的用手挡住 喉咙干涩发痒像是在拼命苛求甘甜清凉的水

“诶小周醒了啊”中年男人的脸挡住了阳光 便不再用手挡住光 纤细嫩白的手指了指喉咙 “哦哦要水”中年人猛的站起来 左看看右看看地找水壶

他从来不这样迷迷糊糊的做事 原本好看的脸上最近黑眼圈又重了。周泽楷起身想坐起来 背后的伤口突然撕裂的疼“嘶”

中年男人马上将倒满水的玻璃杯放在床头柜上 去扶受伤的青年人“小周!你慢点儿”扶稳青年人坐起来后 把水喂到他嘴边 青年人大口喝下一整杯水 他紧紧握住叶修的手 像小孩子怕别人抢了他的玩具 但对青年人来说 眼前的的这个人可比孩子眼中最心爱的玩具重要多了

叶修低下头看着两只紧握的手 眼里尽是藏不住的幸福 “我也以为这次是真的玩脱了 你下次别因为哥去赌命了 这种事情哥能应付”中年男人拉开病床旁边的椅子坐下 青年将脸凑近到叶修面前 眼神很严肃 他绝对不会允许这种威胁到叶修的事情发生第二次

“不允许!尤其 绑架你!”这句话说出来的语气肯定好不到哪里去 虽然没有急促和声音增大的迹象 但让对面的人着实打了个寒颤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这对情侣之间的对话  “咳咳老大注意点这是医院 还有别人呢”青年人的主治医生靠着门框 可爱小巧的脸与他拿起手书刀时的模样真是难以同时想象
“哥会注意的”从中年人脸上有出现了他惯有的那种笑容——难以捉摸

“我把药放这儿了 要是黄少那边没什么事的话 你就他多在医院待会儿 ”主治医生把药放在了靠门的白色柜子上 转身出去 门没完全带上 听见外面两个小护士在窃窃私语
“诶那个里面的就是周大少爷吧!”
“对对!另一个就是叶大少爷了”
“哇 从来没看见叶少爷这么温柔过!”
“叶修的温柔  是只对他才有的 以后少说闲话”主治大夫瞥了一眼那两个小护士 两个小护士吓得直冒冷汗
“是!安主任”

中年男人起身去关上了房门  从那职业笑容变成了朋友之间那种轻松的笑容 阳光从他背后照耀着 仿佛他还是曾经那个纯良的阳光少年 可是回不去了“看来 安文逸那小子的女装水平 还没被识破啊”青年人的神色也变得缓和了许多“你教的好”

【哇哇哇哇!终于把自己的人生第一篇投稿文写完了 填不完这个坑我是不会再开下一个的】